最新消息

2010年12月20日 星期一

瞭解地球環境危機的真相及時拯救地球

瞭解地球環境危機的真相及時拯救地球


台北市政府環保局木柵垃圾焚化廠工程員 焦璿元

節錄至http://www.worldcitizens.org.tw/awc2010/ch/F/F_d_page.php?pid=11412

全球大型企業掌控整個食物體系及兩次綠色革命,兩次綠色革命均無法為農民帶來好處。農民為了生計轉為畜牧業,聯合國農糧局2005年統計,全球60多億人口,每年吃掉4200億的動物。台灣從1967年每年每人平均牲畜肉品消費為26公斤,2007年每人每年平均牲畜肉品消費激增為74公斤,畜牧業逐年增加滿足肉品的需求量,同時世界各地科學家證明畜牧業是造成嚴重環境危機的元兇,且已威脅全世界人類的生存。我們來瞭解實際的真相:以下是科學家的說明:

  1、土地沙漠化:人們為了使用土地放牧而砍掉樹木,導致土壤失去穩定性,大量的牛羊踏在土地上,擠掉土裡的空氣,久而久之便會導致沙漠化的產生。沙漠化將導致氣候變化及植物減少,使得二氧化碳的濃度增加,促使溫室效應加劇,使地球降雨量減少,進一步便會產生旱災。畜牧業造成大範圍土地退化,全球1/5的的牧場因為過度放牧、土壤侵蝕而退化。撒哈拉沙漠,一度曾是肥沃的土地,如今卻因沙漠化而每年南移三十公里。

  2、水污染:畜牧業導致水污染和珊瑚礁退化。主要的污染物是動物糞便、抗生素和激素、製革廠的化學品、用於飼料作物的化肥和殺蟲劑。美國家畜和飼料作物的生產占殺蟲劑用量的37%,占抗生素用量的50%,占淡水資源中氮和磷含量的三分之一。美國人作為晚餐所飼養的牲畜,每二十四小時會製造200億磅的排泄物,也就是每秒生產25萬磅。排泄物污染的水源使河川中的細菌大增,而這水也是我們的飲用水。

  3、缺水:在美國,每年有數兆加侖的灌溉用水,被畜牧業用來種植牲畜所需食用的植物,此一部份就佔了美國淡水資源的85%。一磅牛肉需要2,500加侖的水,一磅番茄需要29加侖的水,一磅全麥麵包需要139加侖的水,生產牛肉所需的水,是蕃茄的86倍,全麥麵包的18倍。生產1頭牛消耗的水,足夠浮起一艘驅逐艦。水資源短缺將引起社會動亂,在富裕國家會導致大幅度經濟衰退,貧窮國家則會造成更多不穩定因素。氣候變化將造成水和糧食短缺,增加貧窮現象,使衛生條件惡化,而且存在可能引發爭戰的潛在危險。

  4、雨林與生態的破壞:亞馬遜森林已有80%變成了牧場。在美國,每消費一個漢堡,就有6平方公尺的雨林被夷為平地,用來種植牧草餵牛。因為牧場需求而被剷除的森林地,每年可吸收5兆2,910億噸的二氧化碳全球變暖對熱帶地區的影響。研究顯示,亞馬孫雨林通常每年能吸收20億噸二氧化碳,但2005年的大旱導致很多樹木死亡,一方面降低了雨林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另一方面死亡樹木也釋放了大量二氧化碳,因此亞馬孫雨林當年反而向大氣中凈排放了30億噸二氧化碳,也就是說當年地球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比正常情況下多50億噸,這比歐洲和日本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之和還要多。家畜的存在及其對飼料作物的需求也加劇了生物多樣性的喪失,每年最多有150,000種生物瀕臨?種(平均每一小時就有17種生物瀕臨絕種!),目前已有80%瀕臨絕種的生物,因為農業擴增而面臨生存危機,歐洲在過去25年來已經損失超過50%的農莊鳥類。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執行長史坦納(Achim Steiner)表示:「如果更有效的運用糧食,那麼不只養活預估的人口成長數不會是問題,含可兼顧野生動物、鳥類、魚類都能安然生存。」

  5、能源耗損:為了供應一個葷食者所需的肉食,每年必須消耗401加侖汽油,而素食者則只需219加侖。若全人類飲食以肉類為主,現存的石油量只可使用13年;若全人類飲食改成以素食為主,則現存的石油量可使用260年。歐盟報告警告:全球氣候暖化,北極冰川消融,將導致全球資源減少,並預言會出現全球性的資源爭奪戰爭,成為威脅國際穩定的隱憂。

  6、糧食短缺:全美國生產的榖類總量,有70%被用在畜牧業,美國農業部指出有50%的土地被用來飼養家禽和家畜,只有4%的土地用來種植蔬果。全世界生產的穀類,有1/3是用在畜牧業上。每天有二萬四千名孩童餓死,有十億人口因饑餓及營養不良而受苦。蔬食者僅耗費肉食者5%的資源。換句話說,餵養一位肉食者所需消耗的食物足以餵養20位蔬食者。據統計每一畝土地可以生產20,000磅的馬鈴薯, 但只能生產165磅的牛肉(比例是121:1)如果美國肉類生產降低10%,所省下來的糧食可以用來養活六千萬人,使他們得以免於餓死。肉類是高碳飲食。生產1磅牛肉所需的石油,可用來生產40磅的大豆。如果全人類都是肉食者,石油儲量將於13年內被用盡。但如果全人類都是素食者,能源危機將是260年後的問題。英國物理學家艾倫.卡佛特(Alan Calverd)在2006年7月報告指出,與人類有關的能源使用中,有21﹪是用於畜牧的直接生產過程尚不包括那些會排放CO2的間接生產過程,譬如:飼料生產、機械化屠宰、清除內臟、包裝、運輸與冷藏等過程。如果食物按需要來分配,全世界的糧食足夠養活每一個人。但是根據估計,2007年全世界有9億2千3百萬人營養不良。而最近的糧價上揚更導致額外的7千5百萬人口,陷於飢餓邊緣!其實人類並不真的缺乏糧食,原因主要是現今多數糧食被拿來餵養動物; 如果美國人平均每週只要吃一次素食,每年就可以拯救1600萬挨餓的人。

  7、海洋生物鏈的瓦解:人類在本世紀無所不用其極的增加漁獲量:包括以氰化鈉(NaCN)毒魚、電魚、炸魚及使用大型拖網等方法。聯合國糧農組織(FAO;Foo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指出,過度捕魚的現象,已使全球15個重要漁區中的11個漁區,70%重要魚類族群衰竭,下降數量更高達10萬公噸之多。另外,大型拖網的使用更對海洋棲息地造成嚴重破壞!因為拖網操作時,網子和鏈條磨擦海底時,幾乎海床棲息地的所有東西都被翻攪,像是採礦一樣被淨空,徹底干擾了海底生物和破壞原有生態之構造。所以,大型拖網的使用已被認為是海床惡化的主因。根據統計,拖網影響的範圍比全世界每年「完全砍伐」的森林面積大150倍。捕魚時誤捕到非目的物種的危害特別嚴重。捕蝦拖網漁船平均每網到1公斤的蝦也要丟棄犧牲5公斤的非目的漁獲物。另外,趕盡殺絕的漁業捕獲法,更是對海洋的生物鏈產生重大衝擊。如企鵝主食是南極磷蝦及魚類,大量撈捕魚蝦影響到企鵝的生存。河口溼地是海洋生物幼生的孵育場所,沿海溼地和紅樹林尚且有循環養分、保護沿岸、減低風暴、控制調節洪水、過濾並淨化陸上排水及收集沉積陸上污染之功能。海洋的漁獲量在下降後,大片的沿岸已被砍伐開墾成魚類的養殖場地。因而嚴重破壞了大自然的永續發展。更可怕的是,養殖魚類過程中,所有的化學添加物(如粉紅色人工化學色素、魚排泄物、未吃完的飼料(含其它碾碎之魚類濃縮魚油、多氯聯苯及戴奧辛)及抗生素,全部進入海流中,造成其他野生魚及海洋生物的中毒。美國消費者聯合會,發現魚類含有其它有毒化學物,諸如DDT、戴奧辛、殺蟲劑、毒殺芬、農藥、六氯苯、防蟲劑、含氯化合物等等。這些化學物質都是致癌物。也會造成腎臟損害、神經系統異常、心智發展異常、胎兒受損及生育障礙。從河川上游污染整個水源後,污水流至大海也造成更多的死亡海域,使海洋生態面臨更大浩劫。

真相2:

  許多人因為吃了太多錯誤食物而身體惡化,前衛生署長前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強力推薦的救命飲食,該書的作者是當今美國營養學的愛因斯坦:T.柯林.坎貝爾博士。早期他推動動物蛋白才是優質蛋白,但後來發現現今大多數美國人都患有心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等富貴病,人們花了大量的時間金錢在醫院,但卻無法根治,後來有機會在中國做長時間大規模的對照研究,才發現其實植物蛋白質才是優質的蛋白質,裡面有詳細記載了研究過程及數據,是本世紀最震憾的營養參考價值。我們看看吃肉的代價有那些,心臟病:每年有超過1,700萬人死於心臟病、心血管疾病的醫療費用超過一兆美元。癌症:每年有超過100萬個罹患大腸癌的新病例、每年有超過60萬人死於大腸癌相關疾病、單是在美國,治療大腸癌的費用約65億美元、每年有數百萬個新病例被診斷出罹患與肉食相關的其他癌症。糖尿病:全球有2億4千6百萬人患糖尿病、每年治療費用約1,740億美元。肥胖症:全球成人裡有16億人過重,4億人有肥胖症、單是在美國,每年的醫療開銷達930億美元、每年至少有260萬人因過重或肥胖相關問題而死亡。環境:消耗高達70%潔淨的水、汙染多數水體、清砍雨林地球的肺、消耗世界穀糧高達43%、消耗世界大豆高達85%、導致世界的飢荒和戰爭、造成80%的全球暖化。

  1隻野豬平均壽命約10年左右,在養殖的過程中注射很多成長激素、賀爾蒙、抗生素,豬的壽命只有半年,讓原本要長幾年的變成幾個月,同時注射藥品汙染肉質。為了讓牛有更多的奶,打了賀爾蒙,讓原本的奶量多出10倍,整天夾著吸乳器,出到母牛都站不起,臥地還在吸,有時還吸到出血,為了節省空間,工廠化的經營讓所有動物擠在一起,混著自已的糞尿又臭又髒,又擔心集體感染疾病,一但疾病擴散傳染疾病機率暴增,畜牧業因此被迫濫用抗生素,打抗生素來預防疾病,因此科學家也發現動物吃種植的植物,農藥用量比人們吃的植物還多,因為人類吃的稻穀是有被檢驗控管的,動物吃的穀類是沒有檢驗控管的,而且動物吃很多含農藥的植物做成的飼料,人類吃動物的肉,無形中吃到殘留在肉品上的抗生素、生長激素、賀爾蒙、農藥,導致引發的疾病有:藍舌症、大腸桿菌、沙門氏菌、禽流感、狂牛症、李斯特氏菌、豬隻疾病(離乳豬多系統消耗綜合症)、貝類中毒、妊娠毒血症、弧形桿茵。食用動物乳品的代價:乳品中的荷爾蒙導致乳癌、前列腺癌、睪丸癌、李氏桿菌病及克羅恩病、荷爾蒙和飽和脂肪、導致骨質疏鬆症、肥胖、糖尿病及心臟病、導致多發性硬化症發病率提高、乳品是主要過敏源、乳糖不耐症、還有更多其他奇怪病症。真相3:

  密集型畜牧業也對農業環境造成很大的負擔,因為動物會製造很多排洩物,同時也消耗掉大量的糧食,畜牧業排放的溫室氣體造成全球暖化的溫室效應,大量養殖不符生態環境生態。地球的平衡溫度能讓人類、動物以及植物維持溫暖生存,從太陽輻射出來較短的光線波長,穿透大氣層經地球表面反射後光線波長變長,反射的光線波長至外太空時,如被大氣層中二氧化碳等各種溫室氣體阻擋,無法穿透及反射至外太空散熱,太陽的光與熱無法散發出去滯留在大氣層內,地球溫度就慢慢上升,同時南北極的冰山、周圍國家的永凍土及世界各國的冰山冰川慢慢融化,引發北極與永凍土底下蘊藏的溫室氣體「甲烷」,它是一種易燃對人體有毒性的氣體,對大氣的暖化威力比二氧化碳強23倍,畜牧業飼養造成甲烷上升總量超過64%。全世界蘊藏著的甲烷,其主要分佈在西伯利亞沼澤約有近8百億噸、南北極冰原約蘊藏5千億噸及海底中約有2.5~10兆噸。只要釋放十分之一,就可毒害全人類及生物。挪威大氣研究所在北極齊柏林監測站獲得的初步數據表明,大氣中的甲烷含量繼2007年增加了0.6%之後,2008年再度增長0.6%。挪威大氣研究所的高級科學家凱瑟琳‧邁爾說:「最大的擔憂在於暖化會促使南北極永凍土及北半球濕地中的甲烷大量逸出」。西伯利亞或者加拿大等地的永久凍結帶一旦解凍,因甲烷本身就是溫室氣體,將促使全球暖化加速,造成惡性循環及一發不可收拾的慘劇。根據2008年9月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報導,科學家們發現,有數以百萬噸計的甲烷氣體,正從北極冰床底部及西伯利亞的永凍層中釋放到大氣中。根據英國《自然(Nature)》期刊報導,在6億3千5百萬年前,就是因為大量的甲烷從冰層和海洋釋放到大氣中,導致嚴重的暖化和物種毀滅,並造成超過10萬年的混亂氣候,另外,根據賓州州立大學的地球科學家坎普(Lee R. Kump)與亞瑟(Michael A. Arthur)建立的模型顯示,如果海中的含氧量下降,水中的環境會開始有利於深海厭氧細菌的繁殖,並製造大量硫化氫毒氣,並釋放到大氣中。硫化氫不是溫室氣體,但他的毒性非常強烈,他們的研究指出,二迭紀末期這種海水湧升流產生的硫化氫毒氣釋出,足以使陸地與海洋的生物滅絕,但這些令人窒息的氣體不是唯一的殺手。因為美國西北大學格瑞高、瑞斯金(Gregory Ryskin)博士認為:二億五千萬年前(二迭紀與三迭紀介面)從海洋中噴湧而出大量極危險的甲烷氣體,導致90%海洋生物以及75%的陸地物種滅絕。瑞斯金博士指出:「歷史有可能重演!」暖化加速度若未有效遏止,這種情況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再度發生。自18世紀1750年,工業革命以來,溫室氣體濃度明顯增加,單單在20世紀,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便增加了20%!如果大氣層中的溫室氣體不斷增加,便會使溫室效應加劇,導致「全球暖化」的問題。根據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的第3次評估報告指出,「20世紀全球平均地表溫度已增加0.6℃,海平面已上升0.1至0.2公尺,若再不採取任何防制措施,到了2100年,全球平均地面氣溫將比1990年增加1.4-5.8℃,海平面將上升0.09-0.88公尺,對於地勢不高的沿海低窪地區及島嶼國家,將造成嚴重威脅」。另外,溫室效應對於整個生態環境及全球氣候,也將造成深遠而不可預知的影響。真相4:

  暖化造成的危機有:海平面上升、海岸線被侵蝕、威力更強大的暴風雨、颶風、颱風、龍捲風、海嘯、糧食短缺(饑荒)、冒出大量致命毒氣(硫化氫、甲烷)、疫病增多、水災或旱災頻繁、森林大火、物種滅絕、強烈地震增加,因為暖化造成冰融,除了海水上升造成板塊承受壓力變大而不穩外,因為大量冰融成淡水,稀釋了海水鹹度,造成洋流方向改變,也會對板塊造成壓力,使得原已經達到平衡的地域,平衡破壞,所以一些不常發生地震的地方也會發生地震。若海平面繼續升高,會有更多更恐怖的地震!聯合國氣候變遷專家小組(IPCC)主席帕卓里Dr. Rajendra Pachauri說:全球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倖免於難,「假如在2012年沒有任何行動的話,就太晚了。接下來的兩三年是決定我們未來的關鍵時刻。」又說:「氣候變遷可能造成全球水資源的缺乏,其他的威脅可能來自於極端的事件如洪水、乾旱、熱浪等,這些我們已預期未來在頻率和強度上都增加。」主席帕卓里(2008/1/15)呼籲:「不吃肉、騎單車、少消費,就可以協助遏止全球暖化」。又說:「這是IPCC早先不敢表達,不過現在公諸於世的概念」。「請少吃些肉,肉是排碳量高度密集的商品。」英國作家林納斯所著《六度的變化》以氣溫每升高攝氏一度為一個章節,在牛津大學科學圖書館有系統地在科學文獻中遍覽成千的報告。攝氏增加1度:冰山融化沒有冰山的海洋將會吸收更多熱量,並且增加全球暖化;三分之一的地表將失去淡水;低窪的海岸線將被淹沒。攝氏增加2度:歐洲人因熱浪而死;森林發生大火;壓力下的植物不再吸收二氧化碳,而是釋放它;地球上有三分之一的物種面臨死亡的威脅。攝氏增加3度:從植被與土壤釋出的二氧化碳將加速全球暖化;亞馬遜森林死亡;超級颱風將肆虐沿海的城市;非洲發生大饑荒。攝氏增加4度:永久凍土解凍的雪水將會讓全球暖化無法停止;英國的大部份地區因為嚴重淹水無法住人;地中海區將被人類完全放棄。攝氏增加5度:海底下的海床釋出的甲烷將進一步加速暖化;南北極的冰完全融化;人類為了尋找食物開始大遷徙,並試圖過著動物一樣的生活。攝氏增加6度:地球上的生物將會在超級暴風雨、洪水、硫化氫氣體、以及甲烷火球帶著原子彈般的力量流竄地表時,完全滅絕;唯一能存活的只有黴菌。

  真相5:

  英國有機農業法規定義基因改造生物體指其基因材料非以自然交配和/或自然重組方式改變之生物體。基因改造作物生長方式極端不正常,基因改造的食物營養很低,要吃更多食物才飽,沒有天然食物的美味,食物充滿各式奇怪恐怖基因不但難吃,沒營養及吃不飽,農民付高額種子權利金,轉嫁到消費者。加上動物基因,還加上抗除草劑基因,甚至加上抗生素基因,食物污染容易引發抗藥性新疾病,本土原生物種滅絕,全球生態鏈的大災難,當物種消失之後,財團掌控種子收高額種子權利金,不許農民在付出昂貴種子費用後自行留種。嚴重壓榨辛苦廣大農夫。財富重新分配到少數財團身上!基因改造食物這麼多年,目前全球大面積種植基改作物,在2007年種植面積已高達1.14億公頃,糧價持續上漲,完全沒有改善全球飢荒,反而愈加惡化,當初信誓旦旦說要消滅饑餓、生產更健康食物、安全高產量、供應更多生物燃料、降低殺蟲劑用量,迄今為止全部落空,只造就跨國公司累積更多財富,讓少數科技人員揚名立萬,卻讓窮困地區數百萬農民破產流離失所。更可怕的是基改科技加速農業工業化,以及生物多樣化的消失。

  食物選擇權屬天賦人權,也是神聖不可侵犯。但有些受廠商收買的自大生物科技人員或政客,少數有權影響其他人食物選擇權。日本414個消費者團體與公司可以展現力量,代表110萬消費者警告加拿大,如果生產基改小麥,日本將拒絕購買加拿大小麥。這就是捍衛食物選擇權。基因改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GMO)。簡單說,基改生物就是利用生物科技,將某一物種上的少數一兩個基因,轉殖到另一物種上。最早成功的例子是基改抗凍蕃茄,因為美國人不喜歡吃軟軟爛爛的蕃茄,於是想到把深海魚的抗凍基因導入蕃茄。抗凍基因蕃茄成功後,基改作物就有如雨後春筍。目前主要的基改作物有抗除草劑基改黃豆,抗蟲基改玉米,基改棉花和油菜。基因改造作物生產,不只因為種植基改作物嚴重破壞生態,危害消費者健康和相關產業健全發展,更會嚴重危害有機農業生存,尤其是斷送農產品外銷的前途!在我們還有選擇機會時,請堅持拒絕基因改造食物1993年另類諾貝爾獎得主范達娜‧席娃博士(Vandana Shiva);她長年對抗如孟山都(Monsanto)等基因改造跨國企業。指出跨國企業掌控種子,基改食物種種不公不義。陳世雄擔任中興大學農藝學系主任期間,亦曾聘請一位Syngenta公司研究員藍博士回系上任教,他直言台灣沒有條件發展基改作物。因為大部分基因轉殖專利掌控在Monsanto(孟山都)及Syngenta等跨國公司手中,只要台灣釋出基改作物,這些跨國公司馬上來收取專利費,最後獲利的只是跨國公司。我們撈不到好處,遭殃的只是農民和消費者。

  國際有機農業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簡稱IFOAM)的有機農業四大原則為:健康、生態、公平與關懷。基改生物完全不符合任何一項原則。

  1、健康:產生抗生素的抗性新菌種啟動基因35S與B型肝炎病毒很相似,基改生物轉殖的基因中,附帶篩選基因以及啟動基因。篩選基因通常是抗抗生素基因,在腸中可能導致抵抗抗生素基因的移轉,產生抗生素的抗性新菌種。啟動基因35S與B型肝炎病毒很相似,基改食物生食,啟動基因在腸中也有很低的機率跑到腸壁細胞細胞內,可能引起不良後果。伊朗雖於2005年正式宣布種植基改稻米,成為全球第一個種植基改稻米的國家,但已在2007年醒悟而停止基改作物種植。

  2、生態:含抗除草劑基因之大豆,栽植基改殺蟲基因的玉米,鳥類可能因為昆蟲消失而缺乏食物,因為食物鏈進而引發生態鏈的大災難。含抗除草劑基因之大豆,由於大量施用除草劑,導致土壤及水源嚴重污染,雜草多樣性嚴重降低,鳥類昆蟲因找不到雜草果實種子食用而滅絕。抗蟲基改作物收成後,殘餘的莖稈枝葉犁埋土壤中,危及各種土壤生物及微生物,導致生物多樣性大幅降低。基改動物也可能使野生族群競爭力降低,而遭到絕種的威脅。

  3、公平:財團利用所謂高科技剝削窮苦農民。全世界現有的基改種子,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的基因,都是人類老祖宗遺留或是大自然恩賜,應該是全人類可以共享的資源。這些財大氣粗的跨國公司,只導入少數一、兩個基因,卻要收取高額(百分之八十)專利費,造成種子費用居高不下,開發中國家農民根本買不起;即使買得起也不能留種,這對農民極為不公平,等於是利用所謂高科技剝削窮苦農民。全球基改作物實際的情況,是不到十家公司主控大豆、玉米、棉花和油菜四大基改作物。基改作物的專利權多由孟山都等國際大企業所掌握。壟斷跨國公司收取鉅額專利費。這對農民極為不公平,違背有機農業的公平原則。基改作物含有無法分辨的污染,包括動物來的基因,對素食主義者及虔誠佛教徒極不公平,他們可能在不知情下,誤食動物基因。他們選擇食物的基本人權,也因而被剝奪。最不合乎公平正義原則的是,這些跨國公司,不許農民在付出昂貴種子費用後自行留種。Mississippi農民Homan McFarling曾被控罰款78萬美元,這種對生態冷漠,不關心弱勢農民的舉動,惹惱了生態環保和農民團體。1999年,美農民團體終於忍不住,提出集體訴訟,控告各大跨國種子公司聯合壟斷行為。在歐洲,也出現生態環保和農民團體遊行抗議,憤怒地將這些跨國公司採種田的基改玉米,一棵棵踩倒的畫面(電影農地之怒)。多年來,真正對農業有貢獻是傳統農業生產及育種技術。但因為強勢生物科技的基改研究,使傳統農業研發經費受到不當的排擠。其實,基改品種獲利者為種苗公司,非廣大農民。所以任何國家都不應由研究人員決定研發項目,也不應該由政府補助經費。要不要進行基改研究?應該由市場,消費者或種苗公司來決定。出資研究的單位,應該是私人種苗業,不應該用人民納稅的血汗錢來支付,補助學者,1999 年有兩千多種的基因改造食物在英國市面販賣,後來越賣越少;而台灣進口的大豆,據專家說一半都是基因改造食品。所謂基因改造食品就是食品中含有以人為方式,從生物體分離出基因,再植入另一生物體內所產生之食品原料。雖然利用基因改造生物應用在食品生產或製造上具有許多優點,但在評估其安全性時,仍應考慮可能產生之預期及不可預期的風險。基因改造食物已從一九九六年開始無聲無息地進入美國市場上。目前60%至80%的食物已有基因改造成分。超過25%的玉米、45%的黃豆(80%的食用油來自黃豆)50%的棉花及芥子油已是基因改造的農作物。有些牛肉、牛奶、乳製品更是來自生長過程使用基因改造之賀爾蒙的牛隻。基因改造食物已被英國民眾所拒絕,因為它們認為基因改造食物不只有利於農人、生化科技公司,而對消費大眾長期的危害,台灣民眾卻還被矇在鼓裡,2005年5月23日《自由時報》頭版頭條,刊登英國的實驗顯示,老鼠吃了基因改造食品汁後,出現許多病變,因而引起眾多消費者的矚目。基因是遺傳物質,攜帶遺傳訊息,決定生物體特質,就以基因改造黃豆為例:基因改造黃豆就是透過改造黃豆原本的基因使得黃豆產量增大、耐病蟲害、增加等...,缺點是因為基因改造的過程中移除掉不該移除的基因使得黃豆缺乏原本應該要有的營養素在不知道的情況下長期食用導致營養不良,基因改造黃豆有原本沒有之營養素,其缺點是添加的也可由其他食物中獲得營養素。2000年時,衛生署在消費者團體的壓力之下,決定加快訂定基因改造食品標示的腳步。根據計劃,衛生署強制含有5%以上基因改造食品應有標示義務。衛生署此舉,說是跟隨飲食習慣相近的日本法例而訂,但相對的,歐洲國家卻嚴格限制1%以上即需強制標示。衛生署在社會大眾還未充分瞭解的情況下,與尚無足夠的檢驗設備與技能,自行規定的5%為強制標示的臨界標準,無視於許多基因改造食物與作物只移動一或二個基因的事實。這樣的管理措施能否真正保障國民的健康與安全,消費者團體以及環保團體最大的疑慮,就是一旦基因改造作物進入生態體系中,就沒有重頭來過的可能。我們原有的植物種類是經過幾千年不斷演化,最適合當地環境的物種,不只提供人類需要,也保護了各種的原生穀物。基因改造作物與過去幾千年來經由接枝、受粉、交配所達成的傳統品種改良不同。傳統的手段只能限定在較低階如「同科、同屬、同種」內改良;但是透過分子生物學操作的基因科技,卻能貫穿基因種種階層,甚至跨越至「界」的範圍,也就是植物基因與動物基因合併改造,以致於可以造出動植物不分的新物種。科學家雖然可以在實驗室中測試新作物的「毒性」反應,包括化學成份以及其遇熱的穩定性;但是,並無法偵測到影響力更大範圍更廣的「過敏原」。「過敏現象」是現今食物中最令人關切的,如小麥、牛奶、玉米、黃豆等都會引發包括氣喘、紅疹等過敏反應。某些氨基酸的組合如花生的過敏,化學添加物甚至會讓人死亡,化學添加物或多或少均有毒性,更何況植物基因與動物基因合併改造增加食物的危險性,人類對新的食物一向容易有過敏反應,也帶來許多毒害環境的物質,人類的生存也永遠在危險與溫飽之間不斷的求取平衡。傳統的食物給人們足夠的時間來調適,但是食品添加物以及基因改造食物,根本不給人們有調適的機會,後果真的難以想像。基因改造的影響並非任何一個國家可自行的發展,人口大國的印度卻決定在不清楚其影響之前不接受基因改造作物,世界糧食並非不足,飢荒多因戰爭、缺水引起,基因改造作物之出現,其實與飢荒無甚關係,多源自於科技的好奇與大型企業掌控整個食物體系的運作。防治病蟲害是基因改造技術的另一項崇高的目標。現今基因科技已能使「害蟲」不喜歡吃新作物,或吃了基因改造作物之後,因無法消化而死亡。不過,害蟲無法消化的作物,人類是否可以接受或者毒性、過敏原、消化性是否有累積的特性、是否會經由複雜的食物鏈,而間接的影響了人類呢、基因改造作物繁衍不適當的後代而遺害生態系統也就是研發基因改造作物無法播種繁殖下一代,「害蟲」吃了基因改造作物之後因無法消化而死亡,幾年後是否產生新的抗基因改造的「害蟲」,這些疑問到目前為止,即使很有智慧的科學家們都還不是很有把握,市面上就已經流通這麼多的基因改造食品,基因改造的食物可能令食物產生新的過敏原和毒素,並可能製造超級病毒,傳播有抵抗抗生素的基因,造成其他的細菌和病毒能抵抗抗生素(這種基因不會被熱破壞或消化液分解),並造成殺草劑增加了三倍以上的用量,和人類及動物、植物基因混亂等。而有些科學家擔心,基因改造農作物的基因,即使是少到百分之一以內的基因傳播,只要零星地傳遞到野生植物身上,都可能造成毀滅性的結果。

  另外,化學添加物充滿整個商品,食品添加物不是天然存在於食品中,而是另外製造添加進去的,對其毒性要特別注意,尤其是化學合成部份;少部份天然品亦因化學添加物處理多少均有一些毒性,所以必須限制其用量。食品添加物如同醫藥品,均是供人體攝取的化學製品。但食品添加物廣泛添加於各類食品中,供不特定的多數人食用,可能天天攝食或一輩子攝食,其安全性評估卻只靠動物試驗,使用後所造成的影響很難追蹤調查。隨著分析化學技術的進步,新的毒性可能陸續被發現,也使得食品添加物的管理工作,安全性評估面臨更多的困擾。所以有些添加物曾經合法,但重新評估後被禁用,有些雖被允許使用,但仍有諸多的爭議。不當使用合法食品添加物(超量或使用對象不對),甚至違法使用一些禁用的食品添加物,造成消費者健康上很大的危害。美國的食品藥物管理署(FDA)Dr. Victor Herbert 他說:「當一個維他命含在一個橘子裡時,我們稱它為一個抗氧化劑,對我們的身體是有好處的,但是當此維他命C離開這個橘子以後,這個維他命C它也就會製造上億以上的自由基,對我們的身體是有害的。」即使天然食品不用化學物添加,單純的萃取就已經產生毒性,更何況是天然食品萃取出來再加上食品添加物,他的毒性更強對人體健康幫助不大,所以有人說:「橘子是神造的,維他命C是人造的,人造的比不上神造的。」

  綜觀上述五個真相,我們可瞭解有機農業會是這場災難中的救星。據UNEP及聯合國貿易及發展會議(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UNCTAD)在2008年底公佈針對非洲24個鄉鎮114個小面積農場調查,結果發現使用有機或是附近使用有機耕作的田地產獲增加一倍,東非產獲更高達128%。顯然有機農法更勝傳統農法以及高度使用化學品的慣行農法作,更能達到環境利益效果例如:增加土壤肥沃度、保水度以及對抗乾旱。「植物性飲食」是遏止全球暖化最快速有效的方法,已成為普遍的共識。台灣原本就有200多萬的素食人口,環保署去年推出包括鼓勵民眾多吃素的節能減碳十大無悔措施後,有越來越多人願意為遏止全球暖化而吃素。